2022-06-22 09:53:33

马化腾和俞敏洪“分手” 俗手还是妙手?


腾讯上周连续两个交易日大量抛售新东方在线股票,瞬间引发舆论场热议,两极评价频出。

盛赞一方,称腾讯投资部门一前一后,在新东方上暴赚7亿港币:“炒股水平真高!”批评一方,则称腾讯看似高位抛盘,实则错过了新东方未来直播可能带来的投资红利。

作为这场交易中的核心“筹码”,俞敏洪掌舵的新东方能否借助电商直播的“爆红”,化为企业增长的长红?这已成为近来一大热点,更是这场商业争论的真正焦点。

一、腾讯带头“砸盘”新东方,多家大机构迅速离场

一切来得猝不及防。

6月16日,新东方在线(01797.HK)股价实现自“k12”风波以来的最大触顶:盘中最高达33.15港元,市场一片沸腾。此前,新东方在线于2020年7月22日盘中达历史最高点43.45港元/股后,股价陷入近2年的缓慢“降落”。今年6月前,其股价仍在3港元上下徘徊。

然而,新东方在线6月股价仅历时半月,便暴增10倍:上涨最密集的6月10日-16日,该公司股价更是实现“五连跳涨”,累涨539.82%。

可令人感到诧异的是,仅过三个交易日后,新东方在线股价在6月20日瞬间触底,最低达到16港元,近乎腰斩——过山车一般的行情令人观感复杂,更让投资者难以适从。

发生了什么?

事件爆发于6月20日。当天,港交所披露:新东方在线大股东之一的腾讯控股(00700.HK),已于6月15日和6月16日减持新东方在线,累计出售约7460万股,共套现约7.2亿港元,持股占比仅剩1.58%。公开信息显示,自2016年新东方在线A轮融资以来,腾讯对新东方在线的投资总额达5087.72万美元(约合3.99亿港元),投资成本为每股0.5627美元(约合4.42港元)。

这也意味着,腾讯此番大量减持已经基本宣告离场。而四年“等待”与“情缘”,马化腾执掌的腾讯以不到10港币的价格,在新东方身上实现了翻倍收益。

然而,并非只有腾讯这一大股东带头“砸盘”。实际上,6月14日起,汇丰银行、盈透证券、摩根士丹利、摩根大通等机构,已经相继减持了新东方在线股票。可值得注意的是,与此同时,富途证券、国泰君安等中资机构入场增持,南向资金也开始集中增持新东方在线。

然而,以腾讯为首的各大机构如此迅捷出清退场,也直接引发新东方在线昨日的股价“闪崩”与一场剧烈的讨论:腾讯此时退场,究竟是妙手还是俗手?将来,错过新东方在线是否会成为以腾讯为首的投资机构们,在这场博弈中的败招?

二、俞敏洪和新东方急需攻克的又一座山头

一个大方脑袋,长相酷似西安兵马俑的小哥,近几天刷屏社交朋友圈:他叫董宇辉,一个被称作俞敏洪“第二”的29岁青年。

励志、逆袭、有才华,直播间里充斥着诗与远方,情怀与价值:让新东方这位直播小哥火出了圈。随之到来的不仅仅是人们对“一袋米有几种卖法?”热议,更是新东方直播间粉丝量的激增与带货的火热。

数据显示,自6月8日起半个月内,新东方在线的直播间“东方甄选”抖音号粉丝暴增1600多万。仅在6月20日,东方甄选GMV(商品交易总额)达到3461.6万元,位列抖音当日直播带货榜首位。

如此爆火,也彻底激发了自k12风波后新东方在线的股价的飙升。自6月6日起至6月16日盘中最高点33.15港元,该公司股价累计上涨795.95%。

然而,在6月20日下午,有消费者表示6月9日在东方甄选直播间里下单购买了陕西水蜜桃,在13号签收时却发现部分桃子已霉烂长毛,消息登上热搜并引发人们关注。对此,新东方在线方面回应称,“非常注重直播间消费者的满意度,已及时退款给消费者”。

然而,随着同一天,腾讯控股抛售新东方在线股份7000多万股套现超7亿港元消息叠加影响,新东方在线股价在昨日“闪崩”。截至6月20日收盘,新东方在线单日跌幅达32.08%。

值得注意的是,随着东方甄选热度攀升,其数据增长“乏力”开始显现:6月18日起,直播间单日GMV下滑变得明显,且新增粉丝的增速开始下降。对此,有观点指出:爆火于抖音的东方甄选直播间,能否持续爆火关键取决于算法与平台机制能否长期加持。然而,从先前的张同学、刘畊宏、王心凌等爆火与流量逐渐消散,如何稳定获取平台流量成为了一道难题。

正因如此,直播间流量的存续与产品质量保证,已经成为新东方和俞敏洪必须攻克的又一山头。

三、“在失败中寻找胜利,在绝望中寻求希望”

2004年伯克希尔·哈撒韦年会上,一个年轻股东向巴菲特提问:怎样才能取得成功?

巴菲特分享了看法后,旋即,他的老搭档查理·芒格,补充道:“别吸毒,别乱穿马路,避免染上艾滋病。”

这看似玩笑的一句话,实际却蕴含着这位世界顶级投资人的智慧:投资,需要做的是如何判定风险,并真正将风险规避,而不是口头规避。

无论是巴菲特强调“长期主义”,还是国内兴起的价值投资,如何判定风险和规避风险,都是投资前提与核心。为此,查理·芒格曾说道:“我只想知道我将来死在什么地方,这样我就可以永远不去那里。”

从这一点上说,此次腾讯以及各大机构对新东方的减持套现,并非妙手和俗手可以界定。事实上,2021年中国直播电商市场规模增速仅为37% ,而此前两年分别为226.2%、121.5% 。此外,资料同步显示,2021年该行业交易规模为1.3万亿,远远未能达到市场预估的2.35万亿。

正因如此,随着直播电商爆发式增长告一段落,接下来,行业面临的必将是一种更残酷的内部重整,更是主播、平台、品牌间更为激烈的“厮杀”——此时,当蛋糕无法快速做大,切蛋糕谁又能确保必胜?

或许,问题本身比答案更具煽动力。因此,人们大可不必指责投资机构们身体比嘴巴诚实。投资本无关对错。而对新东方和俞敏洪而言,投资机构和大股东出走以及外界的质疑,也绝不是判断其转型成功的关键。

先前,“双减”使新东方遭受重创。彼时,人们感到动容的,往往是俞敏洪在企业极度困难时,仍旧坚守一个企业家的本色:各地学校学员的学费、老师工资基本顺利结算,还将多余的课桌椅捐给山区。

而作为企业家,俞敏洪的智慧更令人刮目相看:多年以来,新东方的账上,始终留存一笔预防风险的大钱——俞敏洪的风险意识,才是新东方在遭遇重大打击后能够续命的关键。

当下,新东方如何依靠直播带货变爆火为长红?这或许是这家企业和这位创始人下一阶段的转型目标和战略抉择的关键。命题细化来看:如何批量化复制主播,如何避免出现产品问题,如何深入供应链建设,如何进一步完善自己的组织架构等等,都将是这家二十多年的企业需要直面的挑战。

可值得肯定的是,随着助农直播渐成趋势,以及新东方的东方甄选直播间,一直以纯佣、不收坑位费、不需大量样品的“利他”的合作模式,以及知识带货形式逐渐成熟,新东方直播之路仍令人期待。比如,就有消息称,现阶段找“东方甄选”的品牌商已经排到了后半年。

正因如此,对新东方电商转型,人们或许可以适当提出问题,但无需唱空:在电商带货的“红海”中寻找差异化的蓝海,在绝对的逆境中实现翻盘——正如以俞敏洪为原型《中国合伙人》男主角成东青所说的那样:

我们只有在失败中寻找胜利,在绝望中寻求希望。

 

根据深圳市腾讯计算机系统有限公司的企业注册信息查询,该公司的工商信息查询结果:法人为马化腾,注册资金6500万人民币,详情请关注深圳市腾讯计算机系统有限公司,我们将为您推送企业最新信息,同时网站支持公司信用报告下载,欢迎您来使用。

相关企业:

深圳市腾讯计算机系统有限公司


找公司、找法人、查关系  尽在中意征信手机APP
扫码下载APP

×

找公司、找法人、查关系
尽在中意征信手机APP